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第二章 惊弓之鸟

发布:2019/1/16 14:00:00

加入书架

敬完酒后,夏雪几乎虚脱了。

都说世界很小,可她没想到这么小,一转身居然就能遇到四年前给她做手术的妇科大夫,而这人偏偏又是陈子墨的小舅舅!

夏雪这个人,以前天不怕地不怕,可自从经历过怀孕的事情后,就如惊弓之鸟,深怕再遭遇到那样的事情。

现,再遇谢言琛,像是揭开曾经的伤疤、鲜血淋漓。

一想到这,夏雪赶紧拉着陈子墨,问:“你爱我吗?”

这个问题,是她第一次问陈子墨。

陈子墨给她的回答是:“什么爱不爱的,你快二十四岁了,我都二十六岁了,谈什么情爱,真的是。”

是啊,谈什么情爱呢?

不就是到了年纪,两个人一起过日子吗?

夏雪不失落,她失望,失望于这段婚姻,这是建立在合适的基础上,而不是相爱的基础上。

不是有的人一生下来就可以很幸运的遇到自己的挚爱,有些人兜兜转转一圈、还是孑然一身。

很明显,对于陈子墨这个回答,让夏雪十分失望。

订婚宴后,双方父母给夏雪和陈子墨在林市买了一套二手房子。

傍晚时分,陈子墨给她发语音:“你直接搬到我们市区的房子住呗,我们也培养培养感情。”

夏雪犹疑片刻:“可是我们还没结婚,等结婚的时候再说吧?”

“我们现在已经是未婚夫妻了,我现在命令你立刻搬到我们的房子来,立刻!”

陈子墨的语气很不耐烦,夹杂着一丝怒气。

夏雪看着手机屏幕发呆,几分钟过去,也就不回了。

可没想到,几个小时后,陈子墨竟亲自来接人。

面对着父母,夏雪也不好生气,也就跟着陈子墨去。

一路上两人谁也没开口,夏雪余光打量陈子墨,见他侧脸冷漠,带着怒气。

车程约莫一个小时,到了市区的房子后,夏雪刚想说话,陈子墨就从身后抱住了她,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上,语言轻浮暧昧:“夏雪,我们,已经算是夫妻了,也该做做夫妻之间的事吧?”

夏雪一愣,猛地缓过神来,用力的推搡陈子墨:“你干什么,放开我!”

她的敏感、她的举动,就像是一只竖起尖刺的刺猬一样,令陈子墨很不满。

“我们已经是夫妻了,怎么,我碰你不可以?”

夏雪拧着眉头,下意识的恶心这种举止,可是面对陈子墨的言辞,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反抗。

夫妻房事,天经地义,陈子墨没有说错。

那么错在哪里了?

夏雪想了半天,才说:“我们是夫妻不错,但是我们还没结婚,你不能这样。”

“有什么不能的,我告诉你夏雪,我等这天已经等了很久了,你以为我为什么看上你?不就是看上你这张脸吗!”陈子墨如同饿狼一样,朝着夏雪扑了过来,一把将夏雪扑倒在床上,拼命的撕扯她的衣服:“夏雪,我们在一起吧,我们做真正的夫妻吧,你别动!”

夏雪尖叫着,拼命的反抗。

陈子墨的举动,让她不由得想起之前的经历,那如同噩梦一般的经历。

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竟一脚踹在了陈子墨的腹部,力气之大,当场就将陈子墨给踹倒在地。

陈子墨被夏雪给踹傻了,坐在地上久久没有回过神来。

等意识清醒了,陈子墨也就迸发出暴怒的气息,他猛地站起身来,双目猩红,怒斥:“夏雪,你这个贱人,老子碰你,你居然敢打我!?让你打我!让你打我!”

陈子墨抓着夏雪的头发,压着她在床上,拼命的打她。

夏雪不是不懂反抗,而是那次经历告诉她,男人跟女人的力气悬殊真的太大了,即便她用脚狠狠踹了陈子墨、用利器捶打他的背部,可还是被陈子墨打的奄奄一息。

直到夏雪喷出了一口鲜血,喷洒在陈子墨脸上时,他猩红的双目才微怔。

濒临死亡的感觉是怎样?

大概就是脑子一片空白,眼前视线模糊、呼吸短促,觉得下一秒可能就要失去意识、离开这个世界。

此时此刻,陈子墨才如梦初醒,匆匆的拨打救护车。

送到医院的时候,很不凑巧,没有医生值班,陈子墨也害怕事情抖露出去,便叫来了谢言琛给她看病。

三次遇谢言琛,都是如此狼狈不堪。

“跟谁打架,打成这样?”谢言琛微微眯起双手:“你妻子,看起来弱不禁风的,打架还不错?”

这句话,是揶揄还是嘲讽?

夏雪躺在病床上,右脚出血,双目浮肿,耀眼的灯光下,她只能听见谢言琛的声音,而看不清他的人。。

坐在身侧的陈子墨,面露哀怨的神色,充满着悲伤和心痛:“不知道啊,别人打电话给我,我才知道,去的时候,就她一个人躺在马路边,小舅舅,这件事,你可得给我保密,别让家里人知道了,对夏雪名声不好。”

谢言琛没有答应,也没有反对,只是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:“夏雪,你挺厉害的,跟普通女孩不太一样。”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