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第1章 娇花重生

发布:2021/8/31 16:37:24

加入书架

繁花始开,青州城中春雨淅沥。

乔府里,南窗微凉,乔惜言倚在竹榻上,对着墙上一幅古画发呆。

堂姐乔雨琬突然打起珍珠帘子,喜滋滋地喊道:“府里今儿个来客人!都在祖母院子里热闹着呢!时辰还早,你躺在这里犯什么懒呀?”

乔惜言下意识地起身。

珠圆玉润的乔雨琬,像往常一样大大咧咧跑进来,爱不释手地捏了捏乔惜言水灵灵的包子脸:“这两日你好像瘦了点,是不是哪个胆大的丫鬟私底下贪了你的茶食?”

乔惜言拂开她的贼手,望向不远处的菱花镜。

镜中的少女神清骨秀,眉眼如画,任凭谁见了,都会赞叹一声。

只是她为何如此稚嫩,十来岁的青葱年纪,还未沾染半点世俗的磨难与不堪?

她不由得在心底叹息,别人求都求不来的重生机会,她还在这里挑三拣四,是不是有些矫情了?

被乔雨琬一路拖着,来到祖母居住的荣华堂。

乔惜言一记闪身,躲在黄花梨折叠玉屏背后,悄悄地张望。

祖母端居上位,突然将手中的青花瓷茶盏重重地磕在茶几上。

“老二啊,张氏才走了刚刚一年不到,你就急着将外室领进门来,你有没有考虑过乔家的名声,有没有考虑过惜言的感受?”

站在下首的中年男人,看似英俊儒雅,苦口婆心地劝道:“娘!白氏不是什么刻薄的人,等她入了门,肯定会将惜言视如己出,有我在,她绝对不会亏待惜言!而且你瞧,咱们烟儿不就是被她养得极好?”

乔烟若立即应声而出,朝着老夫人恭敬地行礼。

“烟儿给祖母请安!恭祝祖母万事如意,健康长寿!”

她也是正值十几岁的芳华,生得艳若桃李,看起来礼数不缺,嗓子里冒着蜜糖一般腻人。

玉屏背后,乔惜言脸色煞白。

前世也是这样,在父亲一番软磨硬泡之下,白氏领着一子一女入府,做了他的续弦夫人。

白氏确实很宠她,看似处处呵护,实则却是故意捧杀她,在白氏精心运作之下,外界逐渐传出她纨绔草包不学无术的恶名。

乔烟若趁势而起,在各种场合大出风头,一步步将她衬得愚蠢顽劣,凭借出众的美貌与才华,最后夺走她的姻缘前程。

她与青州刺史的嫡次子辛连城原本是指腹为婚,乔家是商户,如果能嫁给一州之主,这门婚事绝对是她高攀了。

前世她欢欢喜喜嫁给心仪之人,没想到,那是她一生的噩梦。

原来辛连城早就在诗会上对乔烟若一见钟情,暗通款曲。

两人迫于所谓的联姻压力,在她婚后,上演一出出棒打鸳鸯的戏码。

所有人都觉得她配不上珠玉盈辉的辛连城。

所有人都觉得,她恶毒,冥顽不灵,霸占着别人的真爱。

她进退两难,举步维艰,为了讨好新婚丈夫,她只能忍着,替他求娶心上人,让乔烟若以平妻身份入府。

然而,她一番好心,得到的却是与管家私通,背德不洁的悲惨下场。

乔惜言伸手,颤颤巍巍地摸了摸修长笔直的小腿。

前世她遭人诬陷,被辛家活生生地打断腿……

“惜言,你怎么了?”

乔雨琬在一旁察觉到她脸上的痛苦。

乔惜言缓缓吁出一口浊气,凤眸中逸出一丝坚毅。

既然老天给了她重活一世的机会,她第一步要做的,就是不能让白氏和乔烟若进门!

她怯怯地从玉屏背后转出来:“祖母!这位小姐姐是谁?”

老夫人心疼地将她搂入怀中:“你昨儿个贪玩,从花知楼门里摔下来,还磕坏了脑袋,怎么没有在暖阁里好好养着?反而到处乱跑?”

乔惜言笑容乖巧:“祖母,你屋里藏着药膏,我特地来跟你借一盒呢!”

她美眸盈盈,看向乔烟若:“小姐姐,你长得真好看,就跟爹爹屋里那本画册上的姬女一般……”

众人顿时脸色一变。

乔丰私藏的画册,那些姬女都是不入流,上不得台面的青楼女子。

拿乔烟若来作比,这不是羞辱是什么?

乔烟若也循着众人的目光,看了看高居上位的乔惜言。

对方梳着可爱的丫髻,簪着红珊瑚宝石,一袭轻盈华艳的浅粉襦裙。

浑身透着掩饰不住的矜贵与高傲。

明明都是乔丰的女儿,她凭什么低人一等,处处守着规矩,就连对方的讽刺,都不敢当众反驳?

她咬了咬红唇,一种难以言喻的羞耻感在心底迅速弥漫。

乔惜言将她脸上的怨恨与不甘尽收眼底。

她莞尔一笑:“爹爹,你平日里看那本画册也就罢了,怎么今日买了一个活的人进来,是不是打算在府里搭个戏台唱戏呢?”

乔丰很尴尬:“惜言,乱说什么呢?她,她是你姐姐……”

乔惜言蓦地神色一凛。

泪水喷涌而出,她掏出一块锦帕,捂住眼睛大哭起来。

“祖母!爹爹不要我了!”

老夫人一向宠爱她,急忙给她抚背顺气,一边狠狠剜了乔丰一眼。

乔丰硬着头皮,状似好心地规劝道:“惜言,她是你的嫡亲姐姐,将她接回府里,以后就会多一个人疼爱你,好不好?”

“何况你姐姐到了议亲的年纪,若是有个身份镇着,将来更容易寻到一门好亲事,惜言,就看在爹爹的面子上,懂事一点,帮帮你姐姐!”

乔惜言不为所动,趴在老夫人怀中抽噎着。

乔丰无奈,递给乔烟若一记眼色。

乔烟若立即从服侍她的丫鬟手中接过一只红木匣子,小心翼翼地上前递给老夫人。

“这是烟儿的一点心意。”

老夫人没接,正要发怒,却见乔惜言伸手推了乔烟若一把。

“啊!”

乔烟若心念急转,顺着乔惜言的手势,故意狼狈地摔倒在地。

乔丰赶紧将她扶起来,对乔惜言怒目而视:“你做什么?这是你姐姐,不是什么外人!你再这样刁蛮无礼,休怪为父无情!”

乔惜言呆了一呆,好半晌,她才迟疑地收回自己的小手。

刚才在碰触到乔烟若的一瞬间,她似乎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?

就像乔烟若的心声一般,她说,匣子里装着一包强身健骨的黑虎膏。

不过……那是假的。

趁着乔惜言正在愣神,乔烟若将摔落在地的匣子捡起来,委委屈屈地回道:“祖母,这是我从白云堂里买来的黑虎膏,听闻祖母每逢雨天便会膝盖生疼,烟儿无意中听说黑虎膏对祖母的腿脚有奇效,便自作主张买了一盒。”

乔丰趁机在一旁附和道:“是啊!娘,这是烟儿孝敬你的。”

老夫人脸色稍霁,白云堂的黑虎膏确实是千金难求的好东西。

她抚了抚乔惜言的小手,劝慰道:“别怕,祖母不会让她欺负你。”

乔惜言鼻尖一酸。

祖母年纪大了,平时总有这里那里的小毛病,有时候挺折磨人的。

但是乔烟若所谓的心意,恐怕只是一盒掺了料的假药!

  1. 第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